明明只是秋天而已。

我一直认为国/家/意/识/体不会因为天气的缘由就轻易生病,所以没有多加衣服的必要。但出门几分钟后,我的身体还是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哆嗦。我为捉摸不透的温度叹了口气,然后踢着路边不知道哪来的的小石子继续向前走着,漫无目的。可是没过多久我就厌倦了这种消磨时间的方式,于是我一脚踢开石子,不知道它又滚到了哪里。

 我走走停停,看着来往的行人出神,最后在一条人行道前站定。我看见一个孩子从我身边跑过,责怪着松鼠偷吃了自己的冰激凌。我回想起你小时候有些急躁地责怪松鼠的声音,有些莫名的怀念。看吧,我又这样突然想起了你,我曾经尝试过一千次一万次要把有你的记忆从脑海里抹去,可我很快便发现只需要他人的一句话甚至是一个眼神,我的眼前就仿佛会出现你清晰的身影。我知道不该总是沉浸在过去,我却控制不了地一遍又一遍回想起我们的从前,直到记忆中的场景美好得越来越不真切。可我又应该怎样来称呼现在的你?因为你早已放下罗维诺之名。

  我呆呆地站了一会,甚至开始猜测起你出现在我面前的可能性。后来我终于回到空荡荡的现实当中,只剩下咸涩的眼泪流进嘴角里。

也许是因为你总是可以给我带来惊喜。我刚擦了擦有些发烫的眼眶,然后就远远地注意到了人行道那一边的另一个和你有着同样上翘的发丝的男孩,他真的很像你。

不,我不会认错的,绝对不会。那就是你!我看到你在有些不自在地东张西望着,还有一片已经泛黄的树叶在碎光之间缓缓下坠,正好落在你的肩头。

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正在胸腔中剧烈地跳动,我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述说着此刻高亢的情绪。我真的一秒也不愿意再多等,信号灯由红色转换到绿色之前我似乎又经历了三个世纪。于是当那一刻终于到来的时候我加快了脚步,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向你飞奔而去。

  就在时隔多年之后和你视线交汇的那一瞬间我恍然大悟,如同春夏早已过去,而我刚刚意识到现在已是深秋。或许我早就不该犹豫,这份在我心底萌芽疯长的感情应该早就被正式地传达给你。

我爱你。可当我失去你之后,我才发现那是爱情。

我不想用晦涩难懂的字眼来描述对你的爱意,亲爱的瓦尔加斯先生。你还会允许我这样称呼你吗?从陌生人的嘴里说出这样的称呼有些滑稽可笑吧?但那不重要,请不要怀疑我,我很清醒,也难得如此清醒。

  如果真的是这样该多好呢,你说是吧?

  我多想就像这样把我的心情传达给你,可我最后还是停下来了。请就这样把我当作一个有些奇怪的路人吧。我知道你不会再是罗维诺,我也没有权利强求你来回应这份你并不需要的感情。

评论

My dear Mr.Fernandez.